您好欢迎访问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!  我的旅游
学习旅游大会精神
松溉古镇:沧桑岁月里的旧日繁华
2019-01-10 来源:永川旅游 点击:
  “一品古镇,十里老街,百年风云,千载文脉,万里长江”,这就是位于重庆市永川区的松溉古镇。古镇临长江,因境内有松子山和溉水而得名,这里有优美的自然景观、幽静的十里老街、丰富的人文遗址以及独特的长江文化……
  松溉拥有许多祠堂和庙宇,有“九宫十八庙”之称,名为“玉皇观”“土地庙”之类的地方,供奉着各方神灵。人们印象最深刻的,莫过于罗家祠堂。那鲜艳的朱红色油漆大门,以及蹲在祠堂外阅尽人间冷暖的石狮,匾额上笔锋苍劲的“罗府宗祠”四个大字,令人轻易就能感受到传统宗祠文化的厚重和威严。


   罗家祠堂位于松子山街边,始建于明朝洪武年间。曾号称可以令文官下轿,武官下马。清乾隆年间,四川解元,时任黔南太守、贵西巡道的罗文思,倡议扩建祠堂。他写信给当时的甘肃泰州清水知县的罗氏第十四代传人罗奇英,寻求支持。最后,在罗奇英的主持下,乾隆四十年开始在松溉松子山扩建祠堂,历时三年,终于扩建完成,取名“世德堂”,距今已400多年。


  罗家祠堂建成后,堂内横挂着明皇赐的“家法匾”,用以管教族人。后逢当朝皇帝派出的八府巡案溯江而上,前往泸州,行至松溉,见建祠人是他的老师,遂赠匾题词“罗府祠堂”。匾长2.8尺,宽1.2尺,“罗府祠堂”四字两边是金龙,这块匾至今尚存。
  罗家祠堂以类似明清四合院的建筑结构修建。正殿八根大柱,柱脚石墩雕刻的花草、鸟兽、石龙、人物仍清晰显现,横梁木质串架完好,正殿两侧是古砖所砌的高风火墙,正殿房顶四角斗翘,每个翘角塑有一条龙,正殿两侧修有厢房各几间,石拱卷门,门坊横石梁上也雕有花草、人物,十分别致。
  解放后,罗府祠堂被征用作为粮仓。之后为恢复罗府祠堂原貌,在当代企业家罗树林的倡导下,成立了罗氏会馆领导班子,募集资金,在2007年清明节前修复了祠堂正殿。还记得那时,川、黔、渝等地的罗姓后人都来松溉祭奠扫墓,两天内聚集的罗姓后人多达2000人,声势浩大地举行了对前辈崇敬的祭祀典礼。
  光绪《永川县志?舆地?山川》记载,“松子溉,邑之雄镇也,商旅云集,设有水塘汛,查缉奸盗……”老一辈印象中的松溉与现在不同,正如记载的那样,热闹非凡。


  松溉曾是长江上游的商业重镇,永川、荣昌、隆昌、内江等地来往重庆的物资集散都在这里。在四川省地方志资料丛书《近现代四川场镇?经济志》中,松溉镇被列为当时四川省的30个场镇之一。当年,松溉人口逾5万人,水路繁忙、商号林立、市场繁荣,水路有上、中、下三个码头,江上来往船只川流不息。故有“白日千人拱手,入夜万盏明灯”之说,享有“小山城”的美名。
  陆路运输方式主要是马帮。如今一波又一波四面八方而来,穿梭在老街上的游人,那一阵接一阵的清脆脚步声,宛如旧时在古镇上,从各县境内运货至此地的那近千匹的马和骡子,在大街小巷熙熙攘攘,络绎不绝,踢踢踏踏的蹄声。后来,为马帮服务的行业——马房,也应运而生,昌盛时达20多家。随着公路的建成,马房逐步衰落,直至1978年,最后一家马房才关闭。


  位于松溉高地的永川古县衙,也是几百年历史的见证物。四个厅的地基石板如旧,仿佛还回响着县太爷惊堂木的威严和衙役们威武雄壮的吼堂声,围墙内还有两棵老态龙钟的黄葛树。前厅衙门口那油光石的圆墩,好似站在古县衙前厅环视,有气象万千的豪迈之感:可见长江对岸的山峦起伏,葱茏青翠;可观江水浩浩荡荡,奔腾不止。


  屋檐下,长了苔痕的瓦片,掩藏着时代的色彩,说不清它经历了多少风雨、演绎过多少缠绵、容纳了多少柴米油盐的烟火。沧桑剥落,旧事流离。正是在这样古朴的屋子里、正是在这样平静的小镇里,那平淡却真实的小生活,保留了一辈又一辈人的生活印记。
相关新闻